罗田镇

一门三侯想称帝的谭氏兄弟

admin 2017年11月20日 动态 275 2


自从秦末农民起义军首领陈涉发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天问后,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怀揣“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梦想的人们,一直不曾泯灭。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哉?在罗田古镇的历史上也出现过一门三侯想称帝的传奇故事。直到今天,关于他们要在罗田古镇的马头场上建立皇城的传说,还在被当地人津津乐道地不断演绎。

这里的一门三侯就是指罗田古镇的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谭氏三兄弟”,他们是涪侯谭文(字西望)、向化侯谭诣(字士正)和慕义侯谭弘(字养元)。谭氏三兄弟的出生并不显赫,祖上并无累世荫功,自身也未曾科举及第,但他们后来发展到一门三封侯的权力巅峰,实在是一个乱世的奇迹。

1.jpg


明朝末年,谭氏三兄弟出生在罗田古镇原马头乡罗网坝,家庭在当地相对殷实。父母对他们的期望其实并不太高,多读书,走科举,求取个一官半职也算是光宗耀祖出人头地了。但三兄弟虽然天生不是科举的料,却都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自幼习武,不事耕作,好读兵书,整日在院坝与乡间子弟舞棍弄棒,尤其喜欢听老人们讲述农民起义的故事。听得多了,脑子就开始走神,常常在私下里对人们讲,将来他们要当皇帝,要在马头场上建立皇城。那时候,说这样犯上的话是要杀头的,慌得他们的父亲立马把三个儿子叫回家,绑在院坝中间的一棵大树上狠狠地暴打了一顿。此后,建立皇城的话虽然不敢随便说了,但谭氏三兄弟却仍然幻想有朝一日要干出点大事来。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明朝末年,宦官专权,民不聊生,阶级矛盾急剧恶化,农民起义军李自成、张献忠揭竿起义,推翻了明朝统治者的政权。但由于政策和策略的错误,起义军很快便宣告失败,社会由此进入战乱纷争的动荡时期。在川渝两地,“张献忠洗四川”的大屠杀,导致“土满人稀,田园荒芜”,渝东尤甚。据同治《万县志》载:张献忠率兵在万县“留屯三月,民皆逃避”,致使“万县历明季之厄,黎民几无孒遗”。乱世出英雄。当此之时,罗田古镇的谭氏三兄弟纷纷趁机起事,四处招兵买马,斩木为兵,很快拉起数千人的队伍,割据一方,对抗朝廷。

明朝灭亡后,其宗室后裔先后在南方建立了几个小朝廷,包括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的弘光政权、唐王朱聿键在福州建立的隆武政权、桂王朱由榔在肇庆建立的永历政权,历史上称为“南明”政权。

清军挟快马利刃被吴三桂引入关后,所到之处,千里饿殍,遍地白骨。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更是留下了一系列惨绝人寰的空城,民族矛盾急剧上升。于是,原来互相厮杀的仇敌迅速纠集起来,在“反清复明”的号召下,李自成失败后的大顺军余部与南明集团联合,形成抗清统一战线,统辖巴蜀、云桂等地,抵抗满清入侵,并主动发起进攻,清军一时不敢贸然南进。但由于福州隆武政权很快被清军攻陷,刘体纯、李来亨等人率领的大顺军余部只得退守三峡,于顺治八年(公元1651)底,先后转移到渝东地区,与当地抗清武装组成了著名的以湖北兴山县茅麓山为中心、占有20余县、拥兵数万的抗清基地“夔东十三家”。

这里的“夔东十三家”实际是指清初活动在渝东鄂西三峡地区的13支抗清的武装力量。夔东十三家在三峡地区都各有驻地,连年用兵,主动出击,扩大地盘,筹集粮饷,前后长达21年,搞得满清统治者,疲于应付。一时间,夔东十三家成了清军的心腹大患。根据学者的研究成果,夔东十三家的首领包括大顺军余部的刘体纯、郝摇旗、袁宗第、李来亨、党守素、塔天宝、贺珍(郝珍)、李复荣和马云翔等九人,其余四人为川中旧将王光兴、谭文、谭诣和谭弘。由于各家参照史料不同,在夔东十三家首领的具体组成方面,各说多有错舛。但不管怎样,当时驻兵万州天生城的川中旧将谭文、谭诣和谭弘的“谭氏三兄弟”作为其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三家都榜上有名。

2.jpg


谭文、谭诣、谭弘“谭氏三兄弟”举事时是作为反击朝廷的武装力量,为有效反击明军进攻,谭氏三兄弟曾经在万州修筑了一条从陆安桥到太白岩的城墙作为抵御明军的防线,这就是今天万州人仍然念念不忘的“万里城墙”。当时的指挥部就设在万州城的九思堂,也就是现在的万州卫校内。明朝灭亡,清军入关南下后,民族矛盾空前激化。谭氏三兄弟顺势举起了“反清复明”的大旗,与周边的抗清力量结成了联盟,即“夔东十三家”。

谭氏三兄弟在所辖区内比较注重经济开发,组织发展生产,屯耕与练兵相结合,与当地居民和平共处,尽量减轻赋税,彼此相安无事,对维护当地社会稳定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明崇祯皇帝自杀后,1647年7月,明朝远裔朱容藩在万州长江湖滩截获清兵,大胜。朱容藩于是自称监国,敕封谭文、谭诣、谭宏等有功人员为侯伯:谭文任国子监祭酒加封涪侯,谭弘封新津侯,谭诣封仁寿侯。因此,在明末乱世之际,罗田古镇的谭氏三兄弟“一门三封侯”,成了明朝重臣,割据一方,是渝东历史上少有的名门望族。

明末的封侯给“谭氏三兄弟”搭建了一个奋发有为的舞台,他们也理所当然地成了明末重臣。随着时局的发展,他们所统辖的地域也有变迁。据《明史列传》第一百六十七卷记载,谭弘、谭诣先踞夔州、万州;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谭诣踞巫山,谭文据万县,谭弘踞忠州天字城;晚明重臣吕大器与朱容藩争夺夔东时,谭弘、谭诣、谭文皆受大器约束;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秋,谭弘、谭诣、谭文降张献忠部将刘文秀。

然而,身处乱世的谭氏三兄弟虽然表面是一家之亲,但却因为政治观点不合,出现了同门相残之事。顺治十五年(公元1658)7,谭弘、谭诣、谭文在内的“夔东十三家”由水道袭击重庆,因吴三桂部防守严密,未能攻克。12月,再次出动7000人马、战船158只,从初二日起,“蔽江而上,三面环攻”朝天门、千厮门、临江门、南纪门、储奇门等处。13日,仁寿侯谭诣率战船百余只赶来增援。然而,谭诣、谭弘已有降清意愿,不料被死心塌地拥护南明的谭文侦知,报告了此次进攻领导者刘体纯等。阴谋败露的谭诣、谭弘气急败坏,决定先发制人,于是设计杀害了谭文。南明内部欲借此讨伐弘、诣,弘、诣害怕,率所部降于大清。这一事件,记录在《清史稿》卷第五《本纪第五》:“十六年春正月甲午,桂王将谭文犯重庆,其弟谭诣杀之,及谭弘等来降。”清军趁机出城反扑,“夔东十三家”撤回三峡。降清后,顺治帝诏封谭弘为慕义侯,康熙四年(公元1665年)任四川川北总兵官;诏封谭诣为向化侯,任云阳水师都督,率其子侄转战川东长江天险。

从康熙元年(公元1662)开始,满清王朝派四川总督李国英等联合八旗劲旅,对“夔东十三家”进行大规模的军事围剿,至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大顺军余部首领刘体纯、李来亨相继自缢。“夔东十三家”宣告覆灭。

3.jpg


然而,投降清军的谭弘和谭诣以后的人生道路却并不相同。吴三桂于1673年叛清,发动三藩之乱,降清后任四川提督的明朝都司郑蛟麟,与川北总兵官谭弘合谋叛变,谭弘被吴三桂封为“川北将军”,郑蛟麟封为“总督将军”,属下官兵和各府州县官员也随之而叛,使清庭大为震惊。《清史稿》卷第六《本纪第六》:“九月癸亥,吴世璠使其将夏国柱、马宝潜寇四川,谭弘复叛应之,连陷泸州、永宁,夔州土匪应之。”由此可见,谭弘的叛变带给立足未稳的清廷的打击是相当巨大的。

正因为此,清廷对谭弘依然抱有怀柔心理。据《康熙实录》记载:康熙十八年12月庚辰,康熙认为谭弘叛变是由于吴三桂胁迫所致,所以令谭弘的侄儿谭天叙带去一封言辞恳切的招降书:尔谭弘昔自蜀中率众来归,优加侯爵,久受国家豢养。当吴三桂反叛之时,尔被其迫胁,为贼固守抗拒有日。兹者湖南、广西、汉、兴诸处已经底定,各路兵马奋力齐进,贼势摧败殄灭可期,谅尔亦所悉知。尔乃深达时命之人,岂肯玉石俱焚。朕念尔宿将旧勋,夙沐厚恩,必非甘心从逆。特降专敕,详加开谕。恐尔尚怀犹豫,特遣尔侄副将谭天叙前往宣布朕意,尔若果能幡然悔悟,弃逆效顺,尔之前罪,俱行赦免,仍优加叙录。至尔标下将士,如同心归顺,亦一概宽宥,酌量加恩。若能献地输城,厥功尤懋。近日各处归正人员,朕皆赦其前罪,论功录用,亦尔所知。尔其勉励忠忱,无怀疑惧,以副朕矜宥保全至意。

想必是这份体现了康熙对谭弘宽大为怀的“特降专敕”,对谭弘起到了巨大的震慑作用,所以,谭弘很快就再次归顺了清廷。据《康熙实录》记载:康熙十九年正月,谭弘遣子伪左路将军谭天秘赍辨明胁从疏,并缴到伪敕印牌劄官兵数目文册。本月13日,谭弘率子侄伪总兵谭地晋、谭地升等诣军门降。

然而,谭弘的再次降清却并没有让他的内心平息下来,不过七八个月的时间,谭弘再次叛变。也许是康熙看透了谭弘的内心本质,也许是康熙感觉到谭弘并没有原来那么重要了,总之,康熙再也没有足够的耐心了。他给噶尔汉等清廷将领下达的命令是“剿灭叛贼”、“速灭谭弘诸贼”以及“谭弘、彭时亨等诸逆,或势蹙投降,或竟行剿灭,悉皆诛戮,妻子家口赏给有功官兵”等。谭弘玉石俱焚,给他的家庭和跟随者也都带来了灭顶之灾。《清史稿》卷第七《本纪第七》载:“圣祖本纪二,二十一年壬戌:八月丙子,诏内阁学士参知政事。癸卯,谭弘之子谭天秘、谭天伦伏诛。”《康熙实录》记载:逆贼谭弘已于康熙十九年1211日死,谭弘子谭天秘震惧,焚万县巢穴而遁。逆贼之子弟,应照定例正法。谭天伦既系谭弘之子,可即正法。谭弘党羽,俱已就戮。

4.jpg


至此,罗田古镇曾经登峰造极地到达“一门三封侯”的辉煌时期的“谭氏三兄弟”,已有两兄弟死于非命。据传现罗田古镇新华村谭丁成家还有谭侯虎作战用过的盔甲。谭弘在当地名号谭侯虎。谭诣归附清朝后,驻云阳都督水师,终其天年,其子孙受三山灯来禅师保护,得以存活,今万州、忠县一带谭姓人士,大多是谭诣家族的后代。

近年来,重庆华岩寺方丈暨重庆佛学院常务副院长道坚法师著有《夔东十三家之谭诣与忠州佛教》一文,从另一个角度对谭诣的人生轨迹作了研究与阐释。以下部分多参考了道坚法师之作。

“谭氏三兄弟”均为佛教徒,与渝东破山系和聚云系都有深厚交情。其中谭诣为虔诚佛教徒,自称养元居士,与忠州聚云法系联系密切。

谭诣与忠州慧机禅师交往始于夔东十三家由水道袭击重庆之时。此后,慧机禅师辞往梁平弘法。期间,为谭诣作有《别爵台养元谭公》诗,虽多凄凉和沧桑之感,然亦鼓励谭诣“事主勤王”,报效国恩。诗云:

沧桑世局几曾催,事主勤王正有为。

唯有一瓢情不更,四时掬水当衔杯。

谭诣多次邀请慧机大师说法忠州护法院,石宝寨崇圣寺修复后,又出钱修复南城山宝圣院,请慧机大师住持。谭诣希望人们从佛教的信仰中,找到平衡内心的方法,从而稳定一方局势。

谭诣的人生经历有许多挥之不去的阴影。到了晚年,他更加倾心于佛教的禅修,并时时写信向慧机大师请益。康熙五年,谭诣修复了治平寺,请慧机大师住持,一时香火鼎盛,成为忠州第一大寺。慧机大师于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圆寂后,在《年谱》中,谭诣列为问道而未受法的弟子。

谭诣对忠州三山灯来禅师的支持很大。康熙元年,谭诣将位于云阳的根据地盘城舍宅为寺,名“昙花禅院”,并礼请灯来禅师住持,令灯来颇为感动,灯来禅师专为谭诣作《答谭公书》以感恩。

康熙四年6月11日,灯来禅师住持云阳县盘石山昙花禅院。谭诣办理4个月的斋会。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谭诣于2月观音会和7月盂兰盆会到寺院设斋。住持任期圆满,灯来禅师辞别昙花禅院,时时书信往来,朝夕问道,成为一段佛门佳话。三山灯来禅师门人记录其行宜,编为《三山来禅师语录》,谭诣出银帮助其出版刊刻,并作序。在三山灯来禅师的弟子中,谭诣列入问道居士之中。

谭诣最后得享天年,其子孙居住在昙花禅院旁,受到三山灯来禅师的保护。《三山来禅师年谱》卷一记载:(康熙)十三年甲寅(公元1674年),师61岁。正月,吴平西叛,自滇黔举蜀皆变。师至昙华请向化谭侯孙裔辈,谓之曰:“令祖舍宅为寺,固属信心然,亦虑有今日耳。”公等俱携家属来此,悉以旧宅归之。师率众移居茶厅楼,谭氏之子孙,赖以保全者三千余口。

5.jpg


破山海明禅师(1597~1666),世称破山祖师。在破山禅师的语录中,也有许多与谭氏兄弟相关的诗文,其中有给谭诣《寄养玄谭向化侯》诗云:

吾蜀巫山十二峰,势参天地有谁同?

而今与国坚关锁,日吐风云益外中。

谭诣根据地是云阳,督导水师,转战川峡,屡有奇功,破山禅师作《赠养玄谭向化侯》诗云:

独踞云阳地,万民咸赖之;

如天尽企仰,似海任奔驰。

容易叨恩宠,诚难克己私;

幸黏张傲骨,隐显应今时。

谭诣作寿,破山禅师专门派人送信致书,作《寿向化侯谭养玄》诗云:

舟泛文武水,山分楚蜀云;

不昌忠义节,安继祖孙荣。

滟滪砥三峡,瞿塘疏五丁;

阵图开地道,仁寿起芳声。

此外,破山禅师还为最早死去的谭文作有《赠西昆谭涪侯》诗云:

海内拟贤豪,惟君居上首;

能为将相师,解作狮子吼。

壁上之高僧,江头之钓叟;

夙因启自吾,试问当机否。

谭文寿诞之辰,破山再作《寿涪侯谭西昆》诗云:

我参居士禅,居士知禅否?

南浦从六松,西昆栽五柳。

轻烟弄羸鹤,薄雾惊霜叟;

寿比江心矶,长生共不朽。

总之,谭氏三兄弟一门三封侯,“夔东十三家”一门占三家,这在明末清初的川东历史上,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事,在罗田古镇的历史上更是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本文来自“古镇罗田”微信公众号,转载请注明


发布评论

分享到:

罗田镇

微信公众号:luotianzhen-com (左侧二维码扫一扫)欢迎关注!

新一轮农村建设用地复垦摸底工作启动了
2 条回复
  1. 威客系统
    威客系统
    (2017-11-21 13:49:48) 1#

    确定不是姓覃?

    1. admin
      admin
      (2017-11-21 22:10:08)     

      必须姓覃啊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