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的。但从死亡之时一直到出殡上山,每晚要请民间艺人到灵前唱孝歌,整过丧葬过程既复杂,又讲究,规矩很多,每一个细节都不得马虎。

收脚迹、忌生人、遗嘱、送终。俗语云:“鸦雀叫喜,老哇(乌鸦)叫丧。”罗田人认为,人死之前,总会有些预兆:或是乌鸦在死者住的屋顶或屋旁的树上乱叫,或是狗发出类似哭的叫声,或是老鼠钻入死者的被窝,或是别家的猫到了死者的家,或是死者的亲朋好友家中发出平时没有的响声,俗传这是死者前来“收脚迹”。

2.jpg


亲人病重久治不愈时,应停止跳舞、唱歌、击乐,让其静养。还在路上用一竹杆挂一小块红布告知乡邻,外人即不得来串门,以免带走病人的三魂,导致病人死亡,叫“忌生人”。

老人病重后,儿女齐聚时,当众询问老人还有什么话说,这叫立“遗嘱”。老人如神志清醒则可能把家中重大事情做出安排,如财产的分配、后代的教育、儿女的婚嫁等,后代多数都会照办。立遗嘱时,根据需要可请来族长、保甲长及街邻为证。

老人生命垂危时,全家人都应跪于床前,等待死者咽气,称为“送终”。罗田人认为,老人死时无人送终,必为生前做了许多坏事;而儿孙后代不能为老人送终,则是大不孝。

老者即将落气时,则扶到堂屋里的椅子或凳子上坐着,让其“寿终正寝”,不能让其死在床上,否则到了阴间阎王会叫他“背铁板”。如果不慎死在床上,则要将蚊帐取下来,称为“破天罗地网”。

烧落气纸、放起身炮。老人去世后,要烧三斤六两纸钱,称为“烧倒头()纸”,放一挂鞭炮,称为“放落气炮”,又称“起身炮”、“升天炮”,说明起身前往阴间;同时摔碎死者用的药罐,称为“摔药罐罐”,以示死者将病带走,家人今后不再生病熬药。

此时,家人便焚化纸钱,让死者一到阴间就有钱用,有钱买通索命鬼。一般来说,只要长辈病重,晚辈便会暗暗在家中备好一些纸钱。烧的纸钱灰,要用一个瓦罐或瓦盆单独装起来,称“衣禄钱”,以后同死者一起入葬。同时点燃香蜡,在死者脚下点燃长明油灯。

人死后,要立即给死者“抹汗”。先由孝子鸣锣至井边“请水”。死者年龄多大,则敲锣多少声。“抹汗”时要求前三把、后四把,七次往复以求“来生”。

入殓。入殓分小殓和大殓。“落气纸”烧毕即行小殓,把尸体移到灵床上,以黄纸盖脸,脚头床下点灯。一般在三天之后才入棺,古丧礼所谓“死三日而后殓”,一则依依不舍,盼死者复生;二则候外地亲人奔丧;三则慎择吉日吉地出殡安葬。由于3天后不一定是吉日,所以死者入棺一般在“坐夜”的当天晚上,称为“大殓”。

寿衣。为死者特制的衣着,也称“老衣”。一般人家多在死者生前制成。寿衣多内白外青,意为一生清白。其式样装束多为男戴儒巾,衣为圆领大袖长服,腰系绶带,足着双梁布鞋,鞋底应全是新布;女为大襟衣衫,有的还戴凤冠。其中以白色为多,以白大绸为贵。一般是选用比较好的布料,富裕人家则选用丝绸,但不能用缎子,因“缎”与“断”同音,不吉利。寿衣件数无论寒暑,有的地方上衣五件,裙裤三条,俗称“五领三腰”。也有上八下七或上九下七者。老人过世后,所穿寿衣数量一般是衣服要比裤子多两件,衣服穿五、七、九、十一件,裤子穿三、五、七、九条,穿毕才抬上灵床。俗语有“穿单不穿双”的说法。

报丧。入殓时,丧家须派人报丧,通告亲友。报丧者为死者子侄,或请乡邻帮忙,详陈死者病情、去世时间等。报丧时,上门后忌言“死”,而说“××过世了”、“××享福去了”、“××百年了”等,或者说“走了”、“老了”、“不在了”。人死后,不同的身份,有不同的专称。如父亲死后叫“考”,俗称“先考”;母亲死后叫“妣”,俗称“先妣”。寿终正寝称“卒”,末老夭折称“不禄”,一般百姓则叫其“短命的”。报丧顺序多先报死者的女儿、女婿,再报其兄弟、姊妹,最后报其他亲友。报丧忌漏报,否则,会有人闹丧。

孝服,即“披麻戴孝”。“五服”以内的家属都换上孝服,头上包白布,即孝帕。孝服都是白色。正孝子(即儿子及长孙,重长孙等)的孝帕,布长九尺,一部分包在头上,背面拖一幅,大约要长齐脚后跟;孝帕之上,再戴“麻冠”,即用竹片粘纸条包裹镶嵌的丧帽;若是冬天,孝服外再穿粗麻布背心一件;穿的鞋子也要包上一层白布。腰系一条麻编的绳带。除女婿外,甚至连外来的姑娘也不宜扎红头绳。发给客人的孝布一船为三尺三至五尺三,称为“客孝”。

哭丧。接到父母死讯后,儿女应首先以哭来回报使者,然后详问其死因和时间,并立即上路奔丧。奔丧路上,应该吃素,早上见星而行,晚上见星而止,不避昼夜赶路。现在罗田古镇如果两个人避让不及相撞,往往会被骂道:“你在奔丧哟!”

报丧后,至亲当即上门奔丧,所携礼品多为纸钱、鞭炮、礼金、衣料、被面等,俗称“赶礼”,其中以女儿、女婿的礼品为最重。除上述礼品外,还需扎制灵屋、纸马、纸轿、花圈、罩灵伞等。女客至,未进大门便哭声大作,丧家闻声,必有人接应至停丧处大哭。会不会哭丧,或者有多少人哭丧也会被当成是否有能力和脸面的标志,因此,在罗田古镇有专门为丧家哭丧的职业者。

今年67岁的杨秀福老人,家住罗田古镇的长堰二组,就是一个专门替丧家哭丧的职业者,他收集整理的《罗田孝歌唱本》至少有10万字,单是目录就有孝义行唱号头开始、杀号子、唱七字句进孝门、十字进遑投文、接亡、择子安位、参见、分酒、分香、更纸、十月怀胎报母恩、续十月怀胎、续三巷十月怀胎、抚养孝文、十哭、十劝、十难、三元堂新刻孝义八十五同全终本、罗成灵魂、二十四字、第三首赵梁棠韩相公、送亡等唱段。其中《十难》的唱词是这样的:

请孝家,息悲声,暂停悲叹。

听歌郎,唱一段,孝义十难。

第一难,我家繁,无人所管。

又怎奈,千斤担,落在我肩。

到而今,犹如是,黄桶箍散。

兄弟们,并未成,匹配良缘。

第二难,凄惨惨,忧愁满面。

从今后,父(母)归阴,度日如年。

想去年,正月间,元宵佳宴。

全家人,共团聚,痛饮佳筵。

第三难,从而后,无人抚我。

无大树,来遮阴,怎能了却。

想去年,清明节,同去扫墓。

今年子,去扫墓,珠泪滂沱。

第四难,儿和女,骨肉分散。

全家人,哪个来,担心吃穿。

想去年,端午节,同杯饮盏。

今年子,无有父(母),同吊屈原。

第五难,儿孙们,无人挂牵。

每日去,坟前哭,惨不惨然。

想去年,七月间,同过月半。

今年子,有何人,同祭祖先。

第六难,儿的父(母),缺了侣伴。

父(母)子想,同我父(母),偕老百年。

想去年,过中秋,共尝月饼。

今年子,中秋节,父(母)归黄泉。

第七难,一家人,愁眉不堪。

莫非是,在今世,父(母)子无缘。

想去年,重阳节,同赴菊宴。

今年子,谁沽酒,谁望北番。

第八难,姐妹们,无人照盼。

回娘家,只见父(母),黄土一关。

想昔年,回娘家,有父(母)慰勉。

今年子,回娘家,未见慈颜。

第九难,无有父(母),谁把家掌。

儿只怨,终天恨,父(母)归仙境。

想当初,有儿父(母),行船舵撑。

而今后,不肖们,大海失航。

第十难,无有父(母),会不到了。

父(母)子们,离别情,只在今朝。

请金童,和玉女,接上鸾轿。

父(母)去在,蓬莱寺,快乐逍遥。

从而后,不把父(母),来作依靠。

不由我,不肖们,珠泪嚎啕。

从今后,永别了,无处寻找。

苦了我,父(母)子会,三世阴遭。

放下那,十字句,暂且不表。

停锣声,住鼓音,来饮佳肴。

 

入棺。入棺日期多由阴阳先生择日而定,一般为死后3天。有的因儿女奔丧未归而延长至五~七天。不过停丧时间长短多以季节天气而定,盛夏多不延长,有的甚至当日即入棺。因此,罗田古镇流传“有福之人六月生,无福之人六月死”的俗语。

棺材有外棺内椁。入椁时,有的是由子女亲自装殓,有的则请人代办。为防腐烂,椁底垫有石灰、草木灰、纸钱灰等。压平后用酒杯按死者的年龄扣盖几行圈,上盖白纸或纸钱,再铺以垫絮、被褥。再用白布兜着尸体抬入棺内。尸体入椁后,其双腋、双肩及裆部各塞一石灰包。灵柩停放堂屋,灵牌前摆供品点香烛,灵柩下点“脚灯”(即长明灯),替亡灵照明。灵柩四周挂帐、悬幔,称“丧帷”。

入棺时,凡生肖与死者相克之人,即使亲如孝男也不得近旁,否则不吉。死者入棺后亲朋乡邻有“看老”习俗,即众亲友围棺静静走上一圈,瞻仰遗容,行跪拜之礼,查看死者身上有没有多余的东西。罗田旧俗认为,如果别有用心地在死者的膝盖、手肘、颈、背、腰等处放上诸如谷子、石子等异物,以后子孙会“灌多骨”(即骨质增生)。此时,家属纷纷在棺前大哭,有的甚至会扑向棺材,乡亲们及时拉劝。盖棺后,可先上牛皮胶水,再用木销钉牢,也称“闭殓”。

棺木。棺木多在生前备好。棺木以柏、杉质料为上乘。棺材形状前高后低,人死入棺盖未合上时,是三长两短,所以常说人死为“有个三长两短”。棺木制好后要请油漆工敷上桐油石灰,再外涂黑漆,通体乌黑发亮,有的甚至每年刷一遍,使其坚固耐用,且防潮防腐。棺材有多种样式,但都头大脚小,若是两头一样大,则称为“火匣子”。制棺不能使用铁钉,相接处全用木销固定。

治丧。治丧时间因地位、财力、信仰、季节的不同有所不同,但必为单数,双数被视为不吉。普通百姓或3天,或7天,一般不少于3天。最长的可达49天。期间统称为“停丧”。“发丧”(也叫“发灵轿”)、“上山”的日子,据死者出生、去世的时辰和家人(主要是儿子)的生日相推算。有时3天之外没好日子,也有“停丧”少于3天的。如果近期没合适的日子,也可停放一段日子。

“上山”的前一夜,所有亲朋邻居皆来吊唁,丧家设筵款待,称为“坐夜”。这晚,吊丧人员不就寝,要唱孝歌,打“夜锣鼓”。主家自己请一拨锣鼓,称“打坐堂锣鼓”;儿女亲家也应请锣鼓、舞狮子、玩龙灯等。往往各路锣鼓、狮子、龙灯会悄然竞技,使得场面热闹异常,主家也很有面子。

按照选好的时辰,发丧由阴阳先生焚香烛,烧纸钱,念《起丧词》:我伏四天王,手执八金刚。八大金刚齐捉力,起!白鹤儿飞仙……

念完后,将手中的瓦片用斧子打破,并燃放鞭炮作为发丧信号。抬灵轿的力夫则将棺材抬到院子门外,用长木凳架好,送葬的人群列队,嚎陶大哭,预备送灵枢至墓地安埋。孝子、孝媳、孝女、孝孙等依次端着灵牌子、孝棒(用白纸剪花粘在一根两尺长的竹秆上做成)、灵前盛纸钱灰的瓦盆子、灵屋、纸人纸马、罩灵伞等跟在灵柩后面。长子率众儿孙用白布系着灵柩架,拄着“孝棒”拉纤。一路敲锣打鼓,燃放鞭炮。灵枢沿途,要有一人背一背兜纸钱,提着灯笼在前抛撒,俗称“买路钱”。

送葬途中,棺材不能沾地。轿夫休息时,要用打杵顶住抬棺木的杠子,或用长木凳架住棺木。若遇见桥梁、水沟、岔路口及抬灵柩之人需要休息时,孝子须面对棺木跪下,称为“跪棺”。送葬后,不能原路返回,以免死者灵魂或其他孤魂野鬼跟着回家。

如是中壮年死者,其父母不可送葬,否则还会有子女死亡。妻子或丈夫送葬则表明以后永不嫁娶,不送葬则表明以后可以嫁娶。

墓穴有的是生前已做好,称为“金井”;有的是人死后依照选定的地点、时辰、方位新挖,称为“打金井”。在挖掘时,要备办豆腐、粉条、肉类等菜肴一盆,供挖墓穴者食用,并不时扔一些在墓穴中,称为“贺金井”。挖好后派人守住,以防动物践踏或居心叵测的人使坏,称为“守金井”。在棺材放入墓地之前,先用芝麻秆或纸钱烧热墓穴表面的土,称为“烧金井”,并撒石灰、雄黄等驱虫类,燃放鞭炮。

然后将发丧时捆在灵柩顶上的“报丧鸡”解下,砍下鸡头,提着鸡,用鸡血在墓穴周围绕一圈,将棺材放入墓地,称为“下()金井”。第一次一般不易放到位,故要将其移到合适的位置,称为“升棺”。轿夫边升棺,边说吉利话,向丧家讨要喜钱。

棺木的位置要“三线合一”,即用折线的办法量出墓穴底部的“中分线”,要与棺盖的“中分线”以及死者身体的“中分线”三条线完全重合;有的在棺材下金井后,阴阳先生要“拔字向”、“合龙脉”,直到手中拉的线与罗盘上的指针、棺盖上的中分线“三线合一”,并经孝子逐一认可,“清棺”后方可掩土。先念《掩土文》。念完后,死者子孙背朝灵柩跪着,牵着孝衣后袂,阴阳先生站在墓穴尾念咒语,然后朝四方撒大米或五谷,称为“撒五谷”,口念《撒五谷歌》,孝子把接回的大米或五谷带回家中,倒入锅内煮后吃,以利后世昌盛。

      撒五谷歌

一把五谷撒上天,子子孙孙做高官。

二把五谷撒下地,亡者有福气。

三撒桃园三结义,四撒四季发财。

五撒五子登科,六撒禄位高升。

七撒七星点斗,八撒八福寿吉。

九撒九九长寿,十撒全家福。

一撒东方甲乙木,二撒南方丙丁火。

三撒西方庚辛金,四撒北方壬癸水。

五撒中央戊已土,土能生白玉,

地内出黄金,斗大黄金印,

天开白玉堂,孝氏接斗,

子孙得长久。

接下来便是“烧七”,即从“头七”到“七七”必烧化纸钱。

在“七七”、“百期”、“一周年”、“二周年”和“三周年”,丧家一般要邀请亲朋好友举行祭奠。“三周年”满即“除服”。至此,丧事才办理完毕。

墓地风水。墓地要先选风水,又叫“阴宅堪舆”。墓地的选择很讲究,也很庞杂,大体原则是: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还有“四十诀”的说法,即“十贱”、“十贫”、“十不葬”和“十贵”。阴阳先生流行说“山管人丁水管财,荣华富贵水上来”。即山势的风水主管后嗣、人丁的兴旺与否,水边的风水主管人的财运。另外还流行“穷坐弯,富坐凼,背时坐在梁梁上”的说法,认为把墓址选在山弯地带,后人会受穷;选在河边易富,选在山梁上,会“背时”(即倒霉)。如果某某发达了,后人有出息,人们就会说“祖坟冒烟”。

家族墓地。“叶落归根”就是说的这个意思,人死后要埋回家族墓地。各家族墓地一般都在家族祠堂附近,有专人管理,家族举行各种祭祀活动时,要统一烧纸上坟,各家给自己的上辈烧纸上坟时,都要给全家族的祖先统一烧纸。家族墓地原则上属于家族共同所有,凡家族成员都有资格入葬。“生分死不分”,即兄弟间在生前可以分支、分房,但死后却要葬在一起。己出嫁的女性、出嫁后被“休”的女性,死后一律不得进入家族墓地;已开除族籍的,不得埋人家族墓地。

墓碑碑文。碑文格式固定,上方和两边有对联。联文一般不长,以每边7字最为常见。如父碑上联:水绕山回真福地;下联:松高竹秀伴佳城;横批:永发其祥。碑文:故显考×公讳×××老大人之墓,祀(孝)男×××、×××、女×××、孙×××敬立,年月日。母碑上联:月下空留慈竹影;下联:墓前常有桂花香;横批:懿范长存。碑文:故慈妣×母讳××名孺人之墓,祀(孝)男×××、×××、女×××竖。父母合墓碑:上联:萱草已随椿树萎;下联:菊花不亚腊梅香;横批:佳城永固。碑文:故显考妣:×公(母)讳××老大(孺人)之墓,孝男×××、媳×××、孙×××竖。


本文来自“古镇罗田”微信公众号,转载请注明

发布评论

分享到:

罗田镇

微信公众号:luotianzhen-com (左侧二维码扫一扫)欢迎关注!

镇领导到谷山村验收渠堰管道安装情况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